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巨大且連綿不絕的轟鳴聲在戰場上響起,夾雜著鐵塊的火流縱橫密布,讓王猛在內的幾位隊長幾乎沒有閃避的空間。

  然而這些隊長完全沒有想過閃躲,人人如同王猛那般,迎著洶涌的火流而上。

  紛紛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領,把轟射而來的火流斬開劈斷。

  王猛作為炎巌龍記恨的對象,自然得到這頭霸主的‘偏愛’,因此‘飛將’面對的火流比別人多了許多。

  放眼看去,全景視窗外的空間幾乎被火焰填滿。

  ‘飛將’身上現在覆蓋著一層梼杌兇紋,散發驚天氣機,雙手握持的長刀將火流一一斬開。

  硬生生在炎巌龍這炮火洗地的攻勢下,劈開了一條通道!

  這時一抹烏光橫空。

  這抹烏光,在此時炮火連天的戰場上是如此不起眼,而且上面也沒有附帶特別強烈的氣機,就連炎巌龍獸魂也沒有察覺。

  等到獸魂發現那抹烏光時,‘飛將’早與之交換位置,一下子出現在炎巌龍的頭頂。

  出現的瞬間,一輪黑色太陽便隨之升起。

  ‘飛將’在這輪黑日中一刀斬出,頃刻間,黑色太陽光芒萬丈。

  那一道道‘陽光’,皆是鋒銳無比的刀氣。

  黑日‘陽光普照’,炎巌龍來不及轉動念頭,身體已經沐浴在‘光芒’下。

  無論是那如同山峰般粗大的棘刺,又或者是背上的厚甲,都無法阻止‘陽光’的穿透。

  于是轉眼間,炎巌龍體表變得千瘡百孔,更有幾根黑色棘刺被削了下來,轟隆隆地落到地面,引發震動。

  絕學,黑日凌天!

  趁炎巌龍被‘飛將’絕學所傷,那四名隊長劈開火流后,再次爆發,頓時炎巌龍身周血浪噴薄,四肢再次受創。

  其中,左側后肢更是被一位隊長削斷。

  其余三條粗腿哪怕沒有給卸下來,卻也血肉模糊,幾乎只靠皮肉相連。

  頓時,炎巌龍身體一沉,趴在了地上,已經無法靠自己的四肢撐起那沉重如山的軀體。

  “干得好,接下來,把它拖出射擊軌道!”

  王猛大叫,他繼續操控著機甲和炎巌龍周旋,畢竟巨獸獸魂仍然顯現,各種異術層出不窮。

  如果沒有人吸引巨獸的注意力,其它人根本無法展開行動。

  于是趁‘飛將’與巨獸周旋之際,幾名隊長紛紛結印,使用玄術,拋射出一道道散發著光芒的繩索。

  利用玄術捕捉炎巌龍后,便同時發力,將巨獸往射擊軌道外拖。

  ‘雷霄’大炮的操作室里,操作組長彭新正緊張地看著屏幕,屏幕上正顯示著一條射擊軌道。

  現在,代表著霸主的光譜信號正緩緩離開軌道。

  彭新看得握緊了拳頭,自言自語。

  “能成,一定能成!”

  “現在霸主已經死了一頭,炎巌龍也開始離開射擊軌道,那頭窮奇有另外兩名隊長在驅趕。”

  “至于其它巨獸,死的死,沒死的也在被排除出軌道范圍。”

  “我們有機會的。”

  “只要能夠把天鬼壓制住。”

  說到這里,彭新看向無明空間的方向,在那一頭,在‘雷霄’的射擊軌道上,代表著天鬼的光點仍在那一帶閃爍著。

  此刻。

  ‘雷霄’的射擊軌道上,接近無明空間的戰場上,天鬼翊人以一敵五,面對同為天鬼的青蓮,以及四名使用了不完整‘開刃姿態’的天劍小隊隊員,仍然進退有據,游刃有余。

  甚至在戰斗中,翊人仍有余暇,去觀察戰場的其它角落。

  當他看到豺山獸變成一具無頭焦尸,炎巌龍正被拖走,窮奇久久無法擺脫兩臺神將機甲后,這個天鬼皺了下眉頭,這個極具人性化的表情被青蓮看在眼中,讓這女性天鬼暗中留了一分心思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