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大晴天操場陽光暴曬,體育課跑兩圈后就讓同學自行安排,高高低低的身影站在籃筐底下,有一搭沒一搭地拍籃球。

  不知道誰回頭,朝樹蔭底下喊了聲:“蕭哥,來啊!又到了獵殺時刻。”

  蕭致身量高,手臂搭著諶冰的校服,懶洋洋往操場上看,聞言說:“別了吧,何必自取其辱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傅航說了“操。”跟著想豎中指,被文偉一巴掌拍在后腦,“跟誰說操呢?小心蕭哥給你操.成ega。”

  “我他媽”傅航震怒,“不要跟另一個人格尊嚴alpha開這么惡心的玩笑好嗎?!”

  文偉快笑死了,趕緊安慰他:“行行行,知道你們alpha互相排斥。”他拿著籃球邊拍打邊壓線往另一側走,想起來一件事,“哎,我說,為什么蕭哥不排斥冰神的信息素啊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沉默。

  這事兒確實奇怪。

  不僅不排斥。據說alpha之間會因為過于強烈的領地意識、占有欲、征服欲、好戰欲,對其他alpha產生強烈的排斥意識,如果要好好相處,則必須服從狼群法則里等級壓制蕭致在九中,就是可以橫著走路那種alpha,所有人看見都得叫爹,才能勉強跟他和睦相處。

  但是,這個爹不知道怎么回事兒,所有的威壓和alpha信息素在另一個alpha面前完全不管用。

  沒錯,那個alpha就是諶冰。

  這個爹現在站樹蔭底下,一副隱居山水、不參與斗爭、懶得出風頭的養生狀態,但文偉他們都知道這爹信息素瘋狂起來多瘋狂。但這會兒這個爹手腕搭著沾滿諶冰氣味的校服,不說排斥,反而拿得極為……可以說是愉快。

  天氣熱,諶冰拿礦泉水擰開瓶蓋喝了幾口,隨即擰緊,白凈的額頭流下幾縷細汗,半瞇著眼打量操場。

  九中最猛的兩個alpha,體育課不知道干嘛呢,就很佛系地站樹蔭底下乘涼,閑聊這看其他人展示青春活力。

  看了會兒,蕭致開口:“過去打球?”

  諶冰簡單拒絕:“不去。熱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蕭致抿了一下唇。

  有一說一諶冰真不像個alpha,要不是性別鑒定書上明明白白地寫著,而他的智力可以在alpha里也能撥得頭籌,但他比起其他終日釋放野性的alpha……實在是太喜靜了。

  諶冰手指拽著領口散熱,接過蕭致手臂的校服,說:“我回教室。”

  蕭致視線追逐:“我呢?”

  “你玩你的。”

  諶冰淡淡地丟下這句話,調頭往教室走。

  蕭致看了會兒他的背影,輕輕扣住指骨“啪”一聲響,朝操場走了進去。

  諶冰背后響起鋪天蓋地的歡呼聲。

  “哇哦哇哦!蕭哥來了!”

  “歡迎我們的男明星!”

  “我靠!蕭哥必須加入我們這隊,必須!不然我他媽跪下來求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吵吵鬧鬧。

  諶冰索然地抿了一下唇。他完美長成了經典alpha的性格對熱鬧的氛圍不敢興趣,有距離感,厭惡和人肢體接觸,發自骨髓里的潔癖。

  諶冰將校服攏到頸口,鼻息嗅到輕薄又熱烈的信息素香味兒,大概率是蕭致剛才幫他拿校服沾上的,寡淡,但余韻熱烈醉人,侵占性非常強。

  “……”

  換成其他alpha,諶冰可能會瞬間煩躁,厭惡,想打人。

  但換成蕭致,確實挺烈,挺張揚,但莫名……卻讓他完全不覺得排斥。

  甚至聞著挺舒服。

  諶冰到教室,拉開椅子坐下,翻了翻試卷繼續往后寫題。

  領口的信息素時隱時現。

  擾得諶冰有點兒心神不寧。

  烈。

  還騷氣。

  不愧是他。

  諶冰指間扣著圓珠筆漫無目的轉了轉,不知怎么,筆突然掉落在地。

  諶冰探手去勾,突然,頸后好像被針扎了似的,泛起一陣酥癢和輕度刺痛,身體內隨即涌上一股潮意,逐漸泛開。

  諶冰怔了怔,撐著講桌總算將筆勾起來,但同時,腦子里泛起一層眩暈感。

  而校服領口沾染的蕭致的信息素,竟然越來越濃郁,鋒利如刀,勾到了心尖里。

  ……不行。

  諶冰有點兒慌亂。

  發情期來了。

  “有一說一,航兒你雖然是個alpha,但操作確實不行,看你操作三分鐘,一整天不用吃飯了。”

  走廊幾位男生推推搡搡,逐漸靠近教室。

  傅航往旁邊別了一胳膊:“我他媽怎么知道,我們beta區會分化出我這么個alpha?站在蕭哥和冰神面前,每次都被拿出來比較。我很煩的好嗎?”

  他說著去拉前排高挑身影的手臂:“蕭哥你給評評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蕭致走在最前,剛到教室門口那一瞬間,他聞到一股冰涼涼的冷香,有點兒激烈,縈繞在整間教室。

  蕭致腳步頓住,掃了教室一圈。

  “我靠,怎么有股ega發情的味兒?”傅航震驚。

  文偉:“什么?我是beta聞不到,不要嚇我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蕭致目光落在靠近窗戶的位置。

  光線昏暗,諶冰肩頭披了件干凈的藍白校服,趴桌上一動不動,白凈瘦削的手腕沿著桌子垂下,姿勢非常隨意。

  但按照他平時的習慣,現在應該一臉冷漠地刷題才對。

  蕭致意識到什么,到他身旁。

  諶冰也不像是睡著了,半閉著纖長的眼皮,耳頸透著蜜桃的紅意,和他平時冷淡的樣子完全無關,多了幾分生動和妖冶。

  蕭致沒忍住咬牙,低聲:“操!”

  旁邊文偉湊過來:“我冰冰是不是發燒了?臉這么紅?”

  他伸手要去摸。

  蕭致眼底晦暗,搭著他手擋開,明明是挺平靜的動作,但此刻卻散發出心愛之物被掠奪時alpha本能的危險和敵意。

  文偉懵了:“蕭哥,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蕭致回過神兒,輕輕皺了下眉,隨即將諶冰抱起來:“他不舒服,你們別碰他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文偉:“哦。”

  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  空氣中那抹涼涼的冰雪的冷香更加肆無忌憚,蕭致俯身到諶冰耳畔,輕聲問:“是不是……主動發情期到了?”

  對alpha來說比較陌生的癥狀。

  一般alpha只會在受到ega信息素感染時,被動發情。

  但諶冰從初中身體開始分化時,情況就跟其他alpha不太一樣。蕭致那段時間很暴躁,有痛感,渾身使不完的精力,非常叛逆。但諶冰天天貓在椅子里,萎靡不振,精神極差,分化癥狀和ega類似。

  但他確確實實分化成了alpha。

  只不過從那以后落下了病根,他像ega一樣具有發情期,需要注射抑制劑,甚至需要一定的……撫慰。

  諶冰癱在椅子里,蕭致靠近那一瞬間,他喉頭輕輕出聲,隨即無意識往蕭致懷里鉆。他聞到蕭致的味道,覺得舒服,忍不住想靠近。

  蕭致按住他不老實的手,咬耳朵免得被其他人聽見,低聲問:“宿舍有抑制劑嗎?”

  “……”

  諶冰沒說話。

  反而蕭致熱息撲到耳垂,讓諶冰臉燒得更熱,他望向蕭致的眼底潮濕,隱隱帶著水汽。

  似乎非常難受。

  蕭致皺眉,將他拉起身,扶著往教室外走:“這兒待不了了。”

  他信息素散發出來,傅航聞見,只有滿滿被壓制的痛苦,這會兒躺在椅子里瘋狂伸手:“這、踏馬、誰家、alpha、側漏、了?救命!”

  ……

  一路回寢室。

  蕭致稍微釋放信息素包裹諶冰,安撫他的情緒,中和那種過于棘手的冰涼感,避免傷害到無辜路人。

  剛進寢室推門,諶冰早已支撐不住的身體瞬間癱軟,手腕搭在蕭致肩頭,額頭輕輕抵在他頸間。

  “我記得你發情期不是這幾天。”蕭致扶著他腰肢,避免摔倒,往床上這邊牽引。

  諶冰幾乎不走路,伏在他頸間輕輕舔著齒尖,露出了alpha想要標記時的典型特征。

  “……”蕭致扣住他下頜,“特么想咬誰呢?”

  他索性摟著諶冰的腿,將他抱起來架在腰上,放到床鋪。

  但剛落下,諶冰卻勾著他領口,將蕭致拉著微微彎腰,短促地靠在鼻尖。

  潮濕的眸子和他對視,機具誘惑力。

  “……”

  發情期時alpha很多行為完全不能自控,只能依據本能行事。

  滾燙的、卻混著絲絲縷縷冷香的信息素,充斥著全部空間。諶冰眼尾發紅,鼻尖也有點兒紅,唇瓣柔軟輕唇,平時從來沒見過的活.色生.香,此刻飽覽無余。

  “……”

  蕭致目不轉睛,眼底繚繞著壓抑的情緒,但到底是若無其事轉移了視線,準備撤身。

  但諶冰緊緊勾著他t恤下擺,被拉扯時,知道力氣比不過蕭致,眉眼浮出幾分焦躁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