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慌亂是暫時的。

    不要說謝雨桐,朱家都不會允許她肚子里的孩子出現任何的問題。

    早在葉總等人懷孕的時候,朱家就派來了最好的醫生和護理。

    莊園里隨時有一個頂尖的醫療小組在候命。

    謝雨桐第一時間就被送進了產房。

    可隨著時間過去很久,產房里卻沒有動靜傳出來。

    蘇牧有點慌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產房門口,仔細聽著里面的動靜,老姐一直在壓抑著低聲痛呼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,老姐已經生下了朱依依,完全沒有可能拖這么久啊?

    蘇牧一顆心不由得懸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現在的醫療水平,生孩子已經不是什么難事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排除個別情況。

    分娩的痛苦,蘇牧還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謝雨桐是不可能選擇剖腹產的,順產的風險,就有些不可控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陪在醫療中心的外面,靜候著蘇牧的第一個孩子降生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了是個男孩,但終究是要看到了才放心。

    因為這件事,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這不僅僅是血脈的延續問題。

    為什么古時候那么多一代雄主曇花一現。

    就是因為他們沒有繼承人啊。

    看看時間已經很晚了,蘇牧強制葉總和寧教授帶著一群大肚婆回去休息,墨流蘇和江初夏卻死死抓著蘇牧的手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江望舒,胡建軍,墨縱橫,陳司沉,楚南等人也是一臉的期待和緊張。

    唯獨朱依依小丫頭似乎有點不高興,對著胖爺就是一陣的磋磨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個小時,差不多已經是夜里十二點了。

    大家眼巴巴的看著產房門口,蘇牧恨不得整個人都貼在門上,伸著脖子側耳傾聽。

    低沉的痛呼聲已經漸漸變得尖銳了起來。

    墨流蘇緊張得手心冒汗,兩只小手死死抓住蘇牧。

    江初夏臉上的表情卻顯得很輕松,只是眼里還是緊張無比。

    蘇牧終于忍不住了,轉身對著不遠處的秦虢一招手:大風小說

    “老秦,你進去看看,什么情況啊?”

    秦虢微微一皺眉,卻搖了搖頭:

    “不會有任何問題,順產就只能等著,放心吧,這一段時間,我每天都會檢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產房里傳來一聲驚喜的聲音:

    “要生了!”

    蘇牧頓時大喜過望:

    “老姐,加油啊!”

    助產醫生也在一邊指揮:

    “使勁!”

    “再使勁兒!”

    “用力!”

    “深呼吸!”

    “跟著我的手,調整呼吸的節奏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再來!”

    “生了。”

    產房里開始忙亂起來。

    隨即,一陣嘹亮的嬰兒哭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!”

    這哭聲穿透力十足,蘇牧渾身都是一個激靈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”

    蘇牧突然就傻了。

    他渾身僵硬的站在門口,大腦里一片的空白宕機。

    這就……當爹了?

    我有孩子了?

    雖然……!

    但是……!

    那種感覺……!

    就在他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時候,江望舒第一個沖了過來,對著他胸口就是狠狠一拳: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子要當干爹,誰也別和我搶。”

    胡建軍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,難得的出現一抹激動笑容:

    “你滾遠點,我才是干爹。”

    墨縱橫和陳司沉相互看了一眼,同時一撇嘴。

    他們是不好上去爭的。

    倒是楚南在一邊躍躍欲試,卻底氣不足:

    “其實,可以多幾個嘛。”

    江望舒和胡建軍同時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楚老七嚇得脖子一縮:

    “我不爭的。”

    葉蕭也走了過來,重重一巴掌拍在了蘇牧肩膀上:

    “孩子交給我,教育孩子我在行。”

    蘇牧好懸沒一腳踢死他。

    這孫子!

    報復我呢?

    教育孩子干啥?

    殺人?

    葉蕭見蘇牧一副吃癟的樣子,終于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是發自肺腑的高興啊。

    從此以后,總算有了拿捏你的把柄了。

    老子這幾年讓你欺負慘了,不報仇怎么可能?

    周圍的人紛紛圍了上來,連聲道喜。

    產房門推開,醫生示意蘇牧可以進去了。

    他連忙強忍著激動的心情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一個毛團子一樣的小家伙,套著襁褓,正靜靜的躺在謝雨桐的腦袋邊上。

    蘇牧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,雙手想要去抱,卻又飛快的縮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生怕驚動了這粉嘟嘟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剛生的孩子都是皺巴巴的嗎?這小子怎么粉嘟嘟的?”

    謝雨桐疲憊的瞪了他一眼,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個閉著眼睛的小家伙居然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一雙清澈無比的大眼睛,居然骨碌碌的轉了起來。

    蘇牧連忙湊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兩個人,就那么直勾勾的看著對方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