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    “師姐,想我沒有?”

    葉飛和星瀾兩人挨的很近,桌下,葉飛抓著星瀾的小手,神識傳音道,同時不忘記自己的手指在星瀾的掌心中劃來劃去,劃的星瀾心癢難耐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德性一點也沒有變,就知道欺負師姐,怎么現在實力強了,沒有在外找個嗎?我可是聽說通天學院的林姻兒對你可是不錯啊。”

    星瀾任憑葉飛抓著小手,同時嬌嗔道,略有些吃醋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只是同門關系,并沒有什么的,況且,有你們幾個師姐還有晴兒還有雪兒,足夠了,不然的話,身體會吃不消的。”

    見到星瀾,葉飛心里極為高興,有些口無遮攔,這些話如果讓人聽到,一定會認為他九陽之體絕對是九天蕩魔轉世。

    “討厭,油腔滑調。”

    星瀾心里美美的,狠狠的捏了一下葉飛。

    “葉師弟,現在有了靠山,出行應該方便許多了吧,不知道還有沒有人找你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葉飛表面上和在場的玉琳等女寒暄著,邊和星瀾打情罵俏,突然接到了玉琳的神識傳音。

    看到此女的眼神有些異樣,葉飛不動聲色的松開了星瀾的手,然后想了一下回應道:“多謝師伯掛念,目前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不要告訴過你了么,以后私下也叫師姐就成?”

    玉琳美眸不輕易的瞪了一眼葉飛,頗有些風情萬種,暗中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咳,好,師姐,呵呵,想必你也聽說了裂天盜無往無極星宮偷盜被人追殺的事,現在她顧忌自顧不暇,哪里還能顧得上我啊。”

    葉飛尷尬一笑,無奈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師姐,在想什么?莫非玉琳師姐和你傳音?你知道嗎,在玉女門,這個玉琳師姐總是一人獨坐,甚至在你來之前,還是一臉的愁容,看到你我感覺她的心情一下子好多了,你們是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看到葉飛半天沒有給自己傳音,星瀾目光不由的望向了玉琳,看到兩人對視,不由的神識傳音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,哪有,你們的玉琳師姐可是玉女門的大弟子,末來玉女門的掌權人,哪里會看得上師姐我啊,嘿。”

    “裂天盜的事,我也聽說了,我聽到了一些風聲,最近,有人想對你不利,不想讓九陽之體存活世間,這件事結束后,跟我去玉女門吧,我想辦法說服師尊,讓你做玉女門的客卿長老,為玉女門煉制丹藥,憑你六品煉丹師的身份,應該不難。”

    剛剛傳音給星瀾,葉飛又接到了玉琳的傳音,可以看的出來,玉琳是真心的為自己著想。

    這種同時為兩人傳音的感覺,讓葉飛想到了在地球上的網絡聊天,同時應付兩個女人,確實有些累啊。

    “多謝玉琳師姐,不過,目前我并沒有打算去,況且我是九陽之體,玉女門向來不招男弟子,我怕會給門派造成不好的影響啊。”葉飛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下一步該如何打算?”玉琳也知道想要說服師尊把葉飛留在玉女門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葉飛輕輕嘆息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世子大婚,實在是可喜可賀啊,這次成婚,不少的世家門派天女可以放心了,因為,那樣,世子不會再去騷擾她人,總可以安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葉飛正在暗中陪著星瀾和玉琳聊天,這時,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傳來,明著祝賀,卻是有暗中譏諷之意,一時間,眾人連同葉飛不由的望向聲音來源處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一身大紅袍的中年男子,臉色有些蒼白,枯瘦,有一種大病初愈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蒼山派的掌門?想不到他也來了,這下有些熱鬧了。”

    玉琳見多識廣,看到來人,不由的輕聲自語道。

    看到門下的弟子還有葉飛望了過來,玉琳輕聲解釋道:“這蒼山派和江家算是相當的存在,兩家的關系并不怎么友好,但是也談不上仇恨,只因為,幾年前,江玉朗曾騷擾過蒼山派門之主女,所以,被蒼山派嫉恨在心,一直耿耿于懷。”

    果然,此刻,江家大殿之中,坐在首位之上的三位中年長老不由的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美婦,正是江玉朗的母親,江玉朗的父親只因為修練走火入魔,過早的隕落,所以,這次主持大婚的,只有他的母親司馬聞英,現在江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不要看這個司馬聞英是一個女流之輩,不過,卻是雷厲風行,手段極強,不然的話,她也不可能帶領一個家族在這大勢之間立足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對的中年男女,則是江玉朗的岳父母,東州王家的人,坐在那里,眉宇之中有一種天然的傲氣。

    東州王家比起南域江家的勢力要強了一些,本來他們想讓掌中明珠攀附一個大勢力門派,也好光宗耀祖,卻是沒有想到,江玉朗這個小子,卻是捷足先登,自己的女兒愛他愛的死去活來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,愛女心切的王家只好割愛下嫁到江家,只不過,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,因為他們知道江玉朗這個家伙喜歡沾花惹草,如果有人來祝賀,卻是故意把江玉朗的糗事抖落了出來,這顯然是在打江家的臉,也讓他王家顏面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老東西,今天是我家少主大婚之事,由不得你放肆,想打架,老夫陪你!”

    江家長老,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,猛的站了起來,冷聲喝道,神藏六境的實力展露無疑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是什么東西?也配和我動手?你們江家難道沒有人了么?就這樣接待賓客的?”

    這個

添加到主屏幕

請點擊,然后點擊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bsp;這個蒼山派的掌門吹胡子瞪眼,根本沒有把江家的長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江玉朗臉色很不好看,站了起來,正要發作,卻是被傍邊的美婦也就是江主朗的母親司馬聞英阻攔,然后目光冷冷的望向蒼山派門主,隨后微微緩和,道:

    “蒼山派門主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,能來此祝小兒大婚,實乃令我江家蓬蓽生輝,少兒貪玩,并無犯下大錯,如今已經收心,一心勞作家族,過去的事,莫要再取笑了,來人,看座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司馬聞英這番話說的滴水不露,不卑不亢,連葉飛聽了都不由的暗自點頭。

    能夠主導一個大家族,心智和手段自不會弱,這個司馬聞英很明顯是見識過大風大浪的女人,懂的以大局為重,后面的那些話與其說給蒼山派掌門聽的,不如說是給王家的人聽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,說的好,在下剛才有些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蒼山派的掌門神色略微尷尬,不經意的目光掃向賓客,看到葉飛,面容微微一怔,隨后尷尬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