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大師姐武娟身為龍國的大元帥,位高權重,當年除了美女師父外,就數她的實力最強,不過,也沒有到達歸一四極境界,想要突破歸一境,達到神藏境何其艱難,更何況,那個夜家的家主夜星河可是和上官凌云一個級別的存在。

    所以要說,是大師姐襲擊夜星河,雖然沒有成功,不過,卻也全身而退,葉飛怎么也不敢相信,雖然大師姐武娟的實力達到如此可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自己想念大師姐,出現了幻覺不成?可是,這氣息分息和大師姐武娟的氣息一般無二——”

    葉飛中心疑慮重重,先前的驚喜化成了擔心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處神秘地界。

    這里,如同一座廢棄的宮殿,昏暗沉沉,薄霧冥冥,看起來極為詭異,如同陰冥地府。

    “你已經獻祭了一魂一魄,獲取戰力,如果還不滿足?還想要更多更強大的實力?可知道后果么?”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石像,隱于薄霧之中,若隱若現,遠遠望去,如同巨獸蹲伏在那里一般。

    石象發出聲音,低沉而冷漠,不帶半點感情。

    “知道,只請保留我對他的那一份記憶便可,哪怕以后成為陰鬼也再所不惜!”

    下方,有一個女子,身體挺拔,颯爽中透著一絲決絕,極美,只不過,那雙美眸之中似乎缺少了一絲靈性,那是因為,她已經缺少了一魂一魄,已經不再是正常人。

    不是別人,正是武娟,葉飛的大師姐。

    “唉,那個人對你這么重要么?”

    石像中發出嘆息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武娟回答,神色堅定,為了葉飛,她愿意付出一切,自從知道葉飛的事跡后,她并沒有急于尋找葉飛,而是想暗中助他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實力境界太過低微,機緣巧合之下,遇到了石像中的存在,要用自己的魂魄來換取實力境界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好吧,不過,有一點,你記住,一旦再抽取你的一魂一魄,你會變的人不人,鬼不鬼,陽光,怕火,只能呆在陰冷的黑暗地帶,而且,你的壽命最多只能活三年。”

    石像再次發出聲音,好心的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三年么——足夠了,這三年我會為他聚集三陰之力,希望她能盡快的成長起來吧。”

    武娟那美眸之中,有些呆滯的神情,想到腦海中的那個人,頓時出現了一絲亮光和希翼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石像答應下來,一瞬間,有一種莫名的能量罩向了武娟。

    接著武娟發出痛苦的大叫,一雙美眸翻白,神色有些猙獰,痛苦異常,她的眼神最后不再聚光,有些空洞。

    這是再次去失了一魂一魄的后果,而且,武娟很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流逝,她那本來光滑的肌膚開始出現了皺紋,失去了光澤和彈性,滿頭青發化成了白霜——

    同時,武娟也得到了強大的戰力,她的身上散發著恐怖之極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那個夜星河在無枉城,你可以去復仇了。”石像相告。

    “無柱城?”

    武娟一聽,她那空洞的眼神閃過冷漠的殺意,唰的一聲直接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師弟,只要你能安好,師姐愿意付出任何代價,任何針對你的存在,師姐都會掃平,讓你修道之路平坦——”

    身形掠過,如同閃電,騰云駕霧,盡走陰勢地形,避開艷陽大日。Μ.

    武娟向著無枉城趕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再說葉飛,離開了裂天盜后,一路走來,葉飛邊修練邊趕路,如今老王傳援給自己的天地大五行烈焰焚決已經略有小成,他現在要搜尋其他的四種屬性的材料,爭取把天地大五行神通完全的掌握,也好以后和諸多天才強才有爭奪天下之力。

    當然,前提要有以后。

    “無枉城?這里怎么這么熱鬧?莫非這里有大事要發生?”

    一個月后,葉飛來到了一處地域,前方,是一座大城,城墻漆黑,高達百丈,巍峨不凡,威壓無比,給人極大的威壓,那漆黑的城墻之上,有許多刀劍劃過的痕跡,還有暗褐色的痕跡,就像是干枯的血液一般。

    遠遠的,這高大的城墻上方,三個巨大無比的靈力大字閃爍不定,正是“無枉城”三個字。

    葉飛看到這里人來人往,而且城門口的兵衛殺機騰騰,虎視眈眈的巡視著進出的人,那高達的城墻之上,一隊隊的渾身甲胄的兵士,來自的巡邏著,警惕無比,而且城墻之上還有一種黑色的勁弩,弩箭只有三丈多長,粗約人的手臂一般,據說這種勁弩極為強大,可以輕易的洞穿一座大山,一般神藏境中期的強者也不敢隨便逾越,會遭到勁弩的射殺。

    而且往來人中,葉飛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形。

    有一身道衣打扮的朝天缺的天衍,在幾名弟子的陪伴下進入了無枉城。

    這有號稱是圣人之后的寒千秋,陰陽教的馬君毫。

    “錚——”

    天空之中,彩云飛舞,霞光遍地,悠揚的樂聲響起,一座玉攆從無枉城西北方向而來,眾多的美女弟子相隨,彩裙飛舞,如同仙子在巡視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