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堂堂的神藏七境,竟然被無枉城的城衛給驚走,夜星河心中憤怒,守在外在面,只要葉飛敢離開這無枉城,必將要承受他驚天的怒火。

    深知夜星河此人的林姻兒,于是勸戒葉飛,等這場精英大會結束后,她陪葉飛離開,利用這段時間,她會叫來通天學院的強者,像藥先生等人前來助陣,保護葉飛。

    “多謝葉飛相護,放心吧,我真的想走,他留不住我,不過,難得在此遇到故人,敘敘舊,再離開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葉飛首先向林姻兒表達感謝,然后卻又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葉兄不愧是葉兄,小弟佩服,走,我們喝酒去,不醉不歸。”

    江玉朗盛情相邀葉飛,同時還有林姻兒。

    “師姐,一起去吧,正好有些事想向您請教。”

    葉飛向林姻兒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也罷,距離大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,就陪你們一起吧,正好我也有事和你說。”

    林姻兒沉思了一下說道。

    三人很快在無枉城中找了一個酒樓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來無枉城中的年輕精英強者很多,這酒樓也是人滿為患,三人在江玉朗的安排下,找到一個僻靜的雅座坐了下來,然后點了幾樣精致的小菜,還有這里特有的靈酒。

    三人舉杯把酒言歡,各自說著最近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南域萬獸山脈簡直翻了天,山脈深處的妖圣之心不翼而飛,不少的人前往那里去獵殺兇獸,奪取內丹,那里簡直成了獵殺場地,邪宗現在和妖族的關系極為緊張,身為曾經妖族四大護法之一的邪宗宗主路先天舍棄了邪宗,消失的無影無蹤,看來傳聞路先天得到妖圣之心的可能性極大。”

    江玉朗神色凝重道,提到南域最近發生的事,唏噓不已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,我也聽說了,路先天極為神秘,神通廣大,沒有想到,他竟然懂得妖圣之心的召喚之法,這次來無枉城,沒有妖族和邪宗的參與,他們已經無暇顧及什么天魔大軍了。”

    林姻兒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咳,江兄,你不是說還是事要忙么?去吧,不用陪我們。”

    葉飛望向江玉朗。

    江玉朗一咧嘴,恨不得上前給葉飛一巴掌,自己費力邀請兩人喝酒,現在卻是成了多余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簡直就是見色忘義,重色輕友,你們這對狗——罷了,本少先出去溜達一下。”

    江玉朗氣的想破口大罵,不過,看到林姻兒那似笑非笑的眼神,氣哼哼的瞪了一眼葉飛一眼,然后轉身下樓離開了。

    “這個家伙到處惹事,你最好離他遠點。”林姻兒告誡葉飛道。

    “其實,此人極重義氣的,幫過我,好了,不說他了,師姐,我聽說天闕島滄海笑的父親,也就是天闕島主來到通天學院向你提親,這件事——”

    葉飛好奇打探起林姻兒的事來。

    不提這件事還好,提到這件事,林姻兒頓時美眸之中閃過一絲憤怒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林姻兒怎么可能看上滄海笑那種狂妄自大的家伙,想做我林姻兒的夫君,他還沒有這個資格,只不過,天闕島主以半部無字天書作為條件,讓學院的一些人心動了,我雖然拒絕了,不過,還是有人為了那半步無字天書,向我出了手。”

    林姻兒憤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師姐,到底發生了什么?我聽說,那個千秀離開了通天學院?按照道理,她應該在天罰峰受罰才對。”

    葉飛疑惑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南煞向學院求情,把她放了出來,學院也不想得罪南煞,畢竟南煞實力強大,是核心弟子,所以,就把千秀給釋放了,接著,我在外面青蔥嶺一帶被人伏擊,那是一座可怕的挪移大陣,直接把我帶到了天闕島,如果不是一人出現,我就落在了那個滄海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林姻兒談到這里,還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誰?”

    “是一個瘋老人,實力深不可測,一個眼神驚退了天闕島主,把我救了出來,可惜,這位老人似乎神智有些不清,我問他什么也不回答,接著一步邁出,就消失在天際,我想此人絕對最少是半圣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瘋老人?”

    葉飛不由的一呆,他沒有想到,林姻兒也遇到了那個瘋老人,于是也把自己曾經遇到這個瘋 這個瘋老人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可知道,這片世界之外的勢力?除了這紫薇星域外,還有外星域的強者,諸天世界,有強大生靈的可不止紫薇星域一個,還有許多,其中一個被人稱作中央大域,每過千年,兩方大域的強者都會有星域大戰,千年前,有一個叫作云天空的強者,半圣境界,來自紫薇星域的超級大勢力云天宗,當年,全教進攻中央大域,最后全軍覆沒,其中云天空的紅顏知己,也就是他的師妹也隕落了,此人是唯一幸存下來的強者,不過,因為其師妹的隕落,導致自己性情大變,后來消失無蹤,我懷疑這個瘋老人就是當年的云天空。”

    林姻兒向葉飛說起了一段往事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